<var id="15hdf"><strike id="15hdf"><thead id="15hdf"></thead></strike></var><var id="15hdf"><video id="15hdf"></video></var>
<cite id="15hdf"><video id="15hdf"><menuitem id="15h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15hdf"><ruby id="15hdf"><th id="15hdf"></th></ruby></menuitem>
<var id="15hdf"><strike id="15hdf"></strike></var>
<cite id="15hdf"><video id="15hdf"></video></cite>
<cite id="15hdf"><video id="15hdf"><thead id="15hdf"></thead></video></cite>
<cite id="15hdf"><video id="15hdf"><menuitem id="15hdf"></menuitem></video></cite><cite id="15hdf"></cite>
<menuitem id="15hdf"><ruby id="15hdf"></ruby></menuitem>
<menuitem id="15hdf"></menuitem>
<cite id="15hdf"></cite><ins id="15hdf"></ins>
 
 
当前位置:企业家参考
  专家观点 把握服务业发展的三大现象(2022-3)  
   
  发布时间: 22-05-19 02:16:53pm    文章来源: 《企业家》杂志  
         
 

文|高蕊


         数据显示,2021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3.3%,虽然依旧保持半壁江山,但却出现了10多年来的首次下降。探究原因,既有服务业面对疫情需求疲软和产销同步业态特征带来的困境,也有服务业长期发展落后、服务能力不足的顽疾,同时也受数字经济浪潮中企业成长两级分化的影响。当前服务业中涌现出的企业实践或将是有效出路。



天生国际化的主动选择

       天生国际化,即企业成立初期就进入国际市场并从中获得相当部分的收入。不同于传统、渐进式的企业国际化发展进程,天生国际化企业在成立之初就放眼全球市场,利用多国资源开展国际化经营。这些企业往往依赖于核心技术,提供高附加值产品,并主要发生在制造业领域。尽管广东、浙江等地区涌现出了众多小型出口企业,但它们大都依靠贸易商进行国际拓展,或者依靠“两头在外”的模式被动地将产品推向国际市场,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生国际化。
       相比制造业在全球化进程中的崛起而言,我国服务业的发展相对落后,加之服务业产销同步的特殊性,天生国际化现象更不多见。然而近几年,一批在国内鲜为人知的新兴科技服务企业在成立不久就在海外市场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赤子城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赤子城)正是其中的典型。
        2014年,自嘲只会写程序的两位创始人在赤子城成立不久就将一款极简AI桌面工具Solo Launcher上架到Google Play商店,在国际市场大热,很快积累数以亿计的数据。Solo Launcher除了整理优化手机桌面,还具备个性化推荐资讯视频的功能,这对将用户数据转化成更具价值的用户画像和算法迭代至关重要。随后,带着用户流量和AI能力,赤子城向深海拓展,进入音视频社交赛道,推出Yumy、MICO、YoHo等拳头产品。其中的MICO很快成为横扫中东、东南亚、南亚、北美等地区的爆款应用,登顶71个国家和地区的App Store社交下载榜,赤子城也成为国内规模较大的社交出海公司。
         以赤子城为代表的新兴服务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崛起,打破了服务业依赖制造产品走出去的伴随式和衍生式国际化路径,探索出新型国际化发展模式。它们主动选择天生国际化,得益于我国数字经济领域的先发优势。过去10多年间,互联网相关业态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受益于庞大的国内市场规模和先进的通信基础设施,我国互联网领域实现了从“跟跑”到“并跑”甚至到某些方面的“领跑”,形成了技术壁垒,一定程度上具有“降维打击”的优势。数字技术链接海量数据和巨量用户,不同国家和地域之间的基础设施和发展进程存在较大差异,同时蕴藏了领先企业的空间梯度发展机遇。
        关注并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是服务业企业的显著特征,而本地化能力是企业真正“走出去”,成为全球化公司的必经之路。因此,服务业企业的国际化必须强化本地化能力,契合不同地区的细分需求和文化习俗。赤子城在一城一池的开拓中始终探索本地化运营之路。比如在中东地区,MICO的礼物融入钻石、跑车等中东人偏爱的财富象征元素;在日本,通过动漫展和用户互动,产品中融入二次元、霓虹等元素。中国企业是善于经营的,尊重不同市场的需求,而这背后体现的是中国文化“和而不同”和“兼容并蓄”的精神内核,这是本地化能力建设的根本支撑。



B端服务的广阔天地

        随着互联网和数据逐渐成为重要的基础设施,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式发展愈发显著,“破局”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困境有了新的思路,携带不同基因的企业展现出丰富的活力。这其中,有三类企业值得关注:
        一是具有互联网基因的科技企业。它们在消费互联网逐渐饱和后纷纷开拓企业级服务,以产业互联的姿态,用消费端积累的数据和信息技术能力赋能B端。除了人们熟知的BATJ等互联网巨头,诸多细分领域的信息技术服务商也开始崛起。它们围绕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等技术帮助企业从底层运行逻辑更换引擎。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逆势发展的云账户,为成千上万家共享经济平台提供秒批办照、身份核验、收入结算、智能报税、保险缴费等综合服务。
        二是具有产业基因的制造企业。它们沿着价值链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凭借对行业运转的深刻理解,用服务型制造的方式,为全行业乃至更大的市场提供生产性服务。海尔的卡奥斯平台、航天科工的航天云网、三一重工的树根互联,这三个诞生于传统制造领域的服务巨头已经成为国内一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此外,主辅分离、辅业改制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点,在研发、分销等若干领域也培育出一批佼佼者。分离于中国石化电子化采购系统的易派客,已经成为一个涵盖近20万种工业中间品的供应链平台,为机械、装备、电子、能源等行业提供供应链整合服务。
        三是发挥聚合作用的众包平台。它们以组织者的角色,协同众多小微制造企业,构建创新协同网络和产业协作网络,为具备结构化或标准化产品能力但缺乏规模效应和市场能力的小微制造企业,打造聚单、分单、跟单、关单等专业高效服务体系,为过剩的行业产能与闲置资源提供整套闭环解决方案。比如生意帮,利用宁波产业集群特点,连接众多五金、塑料小工厂,线上用物联网技术远程管理生产流程,线下用物流车队进行工序连接,争做“没有工厂的富士康”。
        当前,我国制造业占全球比重近三分之一,正从“大”到“强”,从资源要素驱动转向创新服务驱动,生产性服务业蕴藏万亿级需求的巨大机遇。

专精特新的积极作为

        无论是国有资本支撑的大能源、大交通、大流通的物理基础,还是民营互联网巨头搭建的虚拟空间,服务业新进入者成为巨无霸的机会显著降低,大多数企业接受赋能走上“专精特新”是一条可行之路。这不仅适用于中小企业,也是大企业解决服务意识不强、服务能力不足等问题的法宝。
        “专精特新”的关键是要建立一种可复用和可迁移的能力。不仅是服务流程和方式等浅层标准化,更需强调组织层能力建设的复用性。在实践层面,便利蜂的做法值得分析。
        便利蜂成立的2016年,传统线下零售正处于互联网颠覆下此起彼伏的关店潮,逆势入局和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的逆势扩张,便利蜂有三大法宝。
         一是对便利店作为贴近本地生活服务零售业态这一长期价值的把握,踏准从基础消费到“悦己消费”的升级节奏。二是成立之初携带数字化基因,依托智能订货、大数据选品、自助收银、动态定价等系统,“管货”和“管人”的所有决策都由数据和算法确定。三是深度链接产业链资源。便利蜂从2017年自建鲜食供应基地,投资鲜食工厂。在环环相扣的数字化应用中,每一件鲜食产品都能完整溯源,并自动化处理过期食品。
        便利蜂由算法驱动一切,正在降低“人”对难以量化的经验积累与模糊判断的依赖,将一线资深人员的经验转化成不断迭代优化的算法模型,输出为易懂的图形化指南,这体现的正是一种可复用和可迁移的能力。

  《企业家》杂志2022年第3期总第9期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
日本乱亲伦视频中文字幕-高中生喷水喷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